笑里藏刀律师和谈 当事人不慎把底泄

2017-08-02
716

离婚兵法36计:第十计 笑里藏刀

在双方相互实力差距悬殊的情况下,一方无心、一方有意,可能有意者更占上风。

原文

信而安之,阴以图之;备而后动,勿使有变。刚中柔外也。

——《旧唐书·李义府传》

释义

在处理离婚纠纷中,有时候要表面上使对方深信不疑,从而使其安下心来,丧失警惕;暗地里我方却另有图谋。要做好充分准备,然后再采取下一步的行动,不要引发对方不必要的变化。这就是外表柔和、内里刚强的谋略。

人生百味

律师和谈

——笑里藏刀律师和谈 当事人不慎把底泄

所有的谈判斡旋,都应该属于笑里藏刀的类型。两方见面,笑容满面,相互寒暄,再切入正题。即使开始了真正的谈判,也在谈判过程中避免不了相互吹捧、相互恭维。这个过程中见面的笑容、谈判过程中的相互吹捧,其实质就是笑里藏刀和有图谋。

同样,在离婚案件过程中,笑里藏刀的策略应用也体现在各个方面。在双方相互实力均等的情况下,大家都在使用笑里藏刀这一谋略,因此,也无谓谁占上风,谁会吃亏;但在双方相互实力差距悬殊的情况下,一方无心、一方有意,可能有意者更占上风。

2008年,有位深圳的李晶女士(化名)就向我倾诉了她与男方离婚过程中,因与对方律师多次交流而导致自己处处被动的故事。

李晶与丈夫刘伟(化名)2002年在深圳登记结婚,婚后生育有一女儿,今年4岁。刘伟在一家著名公司任部门经理,并持有公司部分股权,而李晶在一家事业单位任会计。因男方外遇原因,双方自2007年下半年开始,夫妻关系就开始僵化,处于冷战状态。

2008年春节后,刘伟就搬离了家,只是周末才回家看看女儿。虽然两口子谁也没有提离婚,但双方心里都明白离婚是迟早的事儿。对李晶来说,自己也没有外遇,外面也没有人等着自己,女儿又小,又不愿意触及离婚这个字眼儿。因此,并不愿意主动提出离婚。

20083月的一天,李晶忽然接到一个电话:

请问是李晶小姐吧?

对,请问您是哪位?李晶问道。

李晶小姐您好,我叫胡昌(化名),是深圳XX律师事务所的律师。

李晶一听对方是律师,脑袋的一声,马上预感这是刘伟请的律师要和自己谈离婚了。但李晶在电话里还是装着很平静的语态:您找我有什么事?

果然不出李晶所想,我受刘伟先生的委托,想和您约个时间见个面,谈一谈您和刘伟先生离婚的相关事宜,您看有时间吗?

……”李晶一下子不知道是否应该拒绝,一时不知道如何回复。

要不这样,您先考虑考虑,过几天我再打电话跟您联系,您看好吧?

好的,好的,李晶如释重负,松了一口气。

您方便记一下我的联系电话吗?胡律师问。

您稍等,李晶说着,开始在手挎包里翻找笔。可是翻了一会儿,还没有能够找到。

这样吧,胡律师说,您不用记啦,等一会儿我把我的联系方式发短信给您,您看好么?

好的。李晶回答。

挂断电话,李晶感觉大脑一片空白,紧握手机的手有些颤抖。事实上,这是她第一次和律师打交道,虽然现在律师很多,没有什么稀奇,但首次和律师打交道,不免有些紧张。

李晶无心再做任何工作,脑子里一直盘旋着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和朋友商量一下吗?

不行!李晶告诉自己,这种事情如何对朋友启齿呢!

单位同事更不行,李晶想,这事儿一旦在单位传开,自己怎么还好意思在单位混呢?

在孤立无援的时候,女孩子一般容易想到父母。可是父母也不能说啊。自己让父母操了一辈子的心,现在父母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让他们知道了,还不够自己操心的啊。

胡思乱想中,好不容易盼到了下班。到家后,看到了女儿跑过来叫妈妈,李晶一把搂住孩子,眼圈湿润了。

在度日如年里煎熬了两天,没有接到律师电话。李晶这两天一直害怕手机响,但又盼望手机响。李晶也想早日做个了断,谁也不想过这样乌云密布地生活,巨大的心理压力一直让自己透不过气来。

两个晚上,李晶都没有睡好觉,早上化妆,不自觉的李晶都会多扑点儿粉底,以掩饰眼圈四周的黯然。

······

第三天的下午,终于又接到了胡律师的电话:李晶小姐您好,我是上次……”

你是胡律师,我知道!李晶打断了他的话。上次通话结束后,李晶就把胡律师的手机号加入了联系簿了。

您看这两天我们见个面好吗?胡律师问。

什么时候?李晶问。

您看明天傍晚6点钟,我们在你们家附近人民路口的咖啡厅里见面如何?

刘伟来吗?李晶问。

刘先生不来的,我代表他过来,胡律师说我也想了解一下你们的基本情况,他在场,也不方便。

事实上,李晶也不愿意和刘伟正面谈及离婚的问题,特别是在第三人在场的情况下。

555分,李晶收到了胡律师的短信:我已到咖啡厅,在2号包厢。

李晶进入咖啡厅,在服务生的引导下,敲门。

推开门,李晶看到了胡律师,一派律师模样:西装、眼镜、斯文、礼貌。

李晶坐下,胡律师递上自己的名片:您好李小姐,不好意思打扰您,这是我的名片。

李晶接过胡律师双手递过来的名片,上面印着:X,是深圳XX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李晶扫了几眼,说:不好意思,我没有名片。

没关系,胡律师说:李小姐从家过来不远吧?

走路几分钟吧

你们家房子的地段还不错,当初是你选的吧。

是我和刘伟一起定的。

这里很好的,生活、购物都很方便。胡律师夸赞道。

李晶没有多说话,虽然戒备的敌意消退很多,但心里想,言多必失,先看看律师怎么说。

胡律师话锋一转,说:刘伟通过朋友介绍找到我的,我之前和刘伟也不认识。听到你们要离婚的事,我也很遗憾……”

不是我们要离婚,是刘伟要离婚!李晶纠正道。

哦,不好意思,是我表达错误了。

你们的女儿今年5岁了吧?

还差几个月不到。李晶说。

做母亲不容易,孩子肯定是你下的心血多一些。

刘伟现在哪还要这个女儿,他根本不管了。李晶说。

你父母也帮着你一道照顾芸芸(女儿的小名)吧?

是啊。李晶说。

你父母也辛苦了,胡律师说,做父母的不易,做长辈的更不容易。拉扯了子女,老了老了,不能享受晚年之乐,还要再帮子女照顾下一代,真是很辛苦!

李晶听了心里不禁一酸,想起自己父母对自己的付出。

我父母也是这样,胡律师说,深圳生活节奏快,我们平时工作忙,没有时间照顾孩子,找个保姆不放心,现在只能靠父母带了。

李晶点点头,颇有同感。

现在孩子也比以前难带了,胡律师说,我们小的时候也没有奶粉吃,也没有玩具玩儿,更没有幼儿园,父母一边干农活儿一边照顾我们,我们都是在田间地头爬着长大的。胡律师笑着说,仿佛在回忆中。

李晶不由想起了自己的童年,自己家虽然不是在农村,但记事的时候都是在北方的院子里和小朋友一起跳绳啊之类的,现在的孩子都体会不到的。

听刘伟讲,你们感情出现问题的原因,主要是生活观念的不同……”

他胡说八道,他没有给你说实话!李晶有些愤怒了,本来想说他在外面有女人,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又喝了一口咖啡,把这句话压了压。

您觉得他是什么原因要和您分手?律师问。

我也不知道,李晶说,你是他的律师,他没有告诉你吗?

虽然我是刘伟的律师,但一般当事人出于各种原因考虑,也不太可能把所有的事实真相告诉我们律师,胡律师说,因此,我们对当事人的话,只能听,不能信,一切都还是要看证据的。

李晶没有吭声。

事实上,现在离婚的主要原因,大部分都是外遇造成的。胡律师说。

李晶心头一沉,想起自己的婚姻也是,不由叹了一口气。

虽然爱情到了尽头是两个人的责任,但总归责任有大小。刘伟说你性格不好,我觉得今天和你见面,完全不像他说的样子,胡律师说,您是一位很通情达理的人,如果是因为刘伟有外遇而导致和您提出离婚,我觉得他迟早一天会后悔和遗憾的。

听到胡律师这番话,李晶觉得很受用,自己就是结婚后一心扑在家里的那种女人,管老人、管孩子,不经意间,皮肤不再细嫩,眼袋开始明显,慢慢变老了。

我知道您不想离婚,我也觉得其实你们一家现在蛮好的,刘伟和您的收入都比较稳定,孩子又可爱,离婚事实上对谁都没有好处,只是刘伟可能现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李晶点点头,说:是啊,他会后悔的。

我虽然是刘伟的律师,但我也把你当成朋友。我们律师参与,不仅调离,也调和。如果有可能,我也愿意有机会劝一劝刘伟,让他慎重考虑,离婚的问题不要轻率处理,您觉得如何?

好啊!李晶心里有一点儿感动,对胡律师渐渐好感俱增,慢慢把他当成了一个倾诉的对象,仿佛是自己的律师一样的感觉…….

······

接下来,李晶的话就开始多了,从自己如何与刘伟相识、刘伟如何追求自己,再讲到结婚、父母怎么不同意、自己如何坚持,再讲到自己如何支持刘伟的事业、家里的财产如何购买、孩子抚养和上幼儿园是怎样的经过,又讲到自己如何发现刘伟的外遇,自己如何难过、绝望、再到抱着一线幻想……

李晶仿佛是遇到了知心朋友,将自己内心压抑和情感和委屈一泻千里,而胡律师也不时地递过餐巾纸让李晶擦拭委屈的眼泪……

3个星期过去了,李晶和胡律师见了几次面。每一次,胡律师都会把案件的进展情况向李晶做了汇报,而李晶都把自己的感受告诉了胡律师,希望他能从中斡旋,劝解刘伟,不要离婚。

20084月的一天,李晶忽然接到一个电话,声称是深圳南山区人民法院的,说刘伟起诉她离婚,要她到法院拿传票。

李晶一听,天晕地旋,马上打电话质问胡律师。而胡律师解释说,起诉的事刘伟也没有告诉他,他也是刚刚知道,说马上会劝刘伟。

一会儿胡律师回电话过来说,自己也打不通刘伟的电话。

李晶一听,觉得胡律师讲的不可信,刘伟怎么连自己律师的电话都不接。怎么办?这是法院的电话,怎么办?

彻夜难眠的第二天,李晶就赶到了上海,找了律师,开始了漫长的诉讼之路。

沪家品读

在这个案件中,胡律师显然办案经验丰富,的功夫很高明,的也很自然,分寸把握得很好,使李晶从敌意的戒备、到慢慢放松警惕,再到最后袒露心扉,甚至快把胡律师当成了自己的律师了。

胡律师笑里藏刀的策略包含了以下几个层次——

1)口蜜腹剑。表面上,胡律师同情李晶的遭遇,用父母的不易攻,从对子女的呵护攻,用公平的观点攻,其实内心还是想了解李晶内心的活动和想法。

2)刚中柔外。表面上胡律师非常识大体、善意人意,是非分明,并且谦恭和善,但内心却一直围绕如何帮助当事人完成委托的法律事务做事,是一种韬晦之术。

3)伪装调和。胡律师利用李晶不愿意离婚、对夫妻感情抱有不舍的幻想这一条件,顺着李晶的思路讲话,表示按着李晶的愿望做事,使李晶渐渐失去了最后防范的心理防线。

胡律师通过笑里藏刀这一计策,通过假,通过表面的同情,赢得了李晶的感激和信任。李晶将自己对离婚的态度、夫妻共同财产的现状和范围、子女抚养的条件和意愿等等,和盘托出,使得刘伟一方早早地得知了李晶知道自己拥有哪些财产、自己哪些财产是安全的,哪些财产是不安全的,李晶的心理活动是怎么样的,从而计划下步的行动,有了清晰和客观的认识。李晶就像一个透明,在离婚战役中被敌人摸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刘伟一方清楚地了解了李晶,而李晶看刘伟仍然是雾里看花,这场较量,如果双方形势后期没有改变,谁更有胜算、哪一方会占上风?

我想答案是不言而喻的

(撰文/贾明军)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