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女患病外婆未送医院  小题大做男方顺手牵羊

2017-08-02
630

离婚兵法36计:第十二计 顺手牵羊

在争夺子女抚养权的战斗中,双方各执一词,相互攻击,各用谋略,也自然在所难免了。

原文

微隙在所必乘微利在所必得。少阴,少阳。

——《草庐·游兵》

释义

对方出现微小的漏洞,必须及时利用,发现微小的利益,也一定要争取得到。即使是对方细小的疏漏,也要加以利用,以便为我方的权益服务。

人生百味

争子与舍财

——子女患病外婆未送医院  小题大做男方顺手牵羊

在离婚案件中,男女双方不仅争较为常见,而且争子的情况也是屡见不鲜。左面是父、右面是母,中间是子女,双方都向两边使劲儿,可见,子女和父母都不好过。

通常情况下,子女和父母是亲骨肉,都是心连心,血脉相连。父母对子女的爱也都是真挚的。因此,不能说哪一方为了要孩子完全是出于筹码的需要、是为了控制以后对方的经济。

除了一方争取子女的抚养权,是客观上因为孩子随另外一方确实对其成长健康不利外,大部分父母争取子女的抚养权都应该说一种自私的爱。实际上,在离婚问题特别是子女抚养问题上,并不是完全是由男方或女方一个人来做主的,往往双方的父母意愿也参与其中。

毕竟,对大多数家庭来说,小两口儿都忙于工作,而照料子女的光荣任务往往都落在长辈身上。正是有了他们的辛苦努力,小家伙儿才一天天长大。现实生活中,孙子女、外孙子女依恋祖父母、外祖父母的案例比比皆是,更能说明这个道理。

因此,儿女离婚,本身父母就很难接受;如果实在子女要离,父母也没办法,但父母还是希望孙子辈能留在自己身边。

正因为父子血脉相连、子女是母亲身上掉下的一块肉,所以,实践中,双方均争取子女抚养权的情况较多。虽然我国法律有了一些简单的规定,但对于2~10岁子女抚养权的归属,在达不成一致意见的时候,必然成了争议焦点,由法院裁决。但法院并不一定能带来客观事实上完全的公正,法院判案是根据证据判案,而不是根据事实判案,只能靠证据反映事实。

因此,在争夺子女抚养权的战斗中,双方各执一词,相互攻击,各用谋略,也自然在所难免了。我在2004年代理过一起离婚案件的女方,本来争取子女的抚养权比较有把握,但男方在情景被动的情况下,使了一招顺手牵羊的策略,最终虽然我方取得了子女的抚养权,但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

赵兰(化名)与刘亮(化名)结婚3年,育有一子刘星(化名)3岁。两个人在网上聊天认识,结婚仓促。婚后不久,赵兰就怀疑刘亮有外遇,导致双方感情出现问题。父母心疼姑娘,见姑娘受气委屈,对刘亮的态度也日益冷淡。刘亮呆在家里也不爽,干脆搬出去住在了自己的父母家,婚姻状况岌岌可危。

20048月的一天,我在办公室里接待了赵兰和她父母。

我们婚姻律师接待客户,如果是离婚案件,一般都是1个人来访,最多的时候一般不会超过3个人。如果一老一少来访,一般都是子女随父母一方来;如果是二老一少,一般都是父母双方放心不下,一起陪儿子或女儿来。

赵兰看起来比较腼腆,不太说话。她的父亲穿着讲究,看样子是一个经历过场面的老人,讲述案情都是他来代劳的。

我女儿和刘亮的婚事,一开始我和她妈就不同意,赵兰父亲说,孩子毕业没多久,刚上班就迷上了上网,网上认识不到一个月,就见面谈恋爱结婚,这哪成!

赵兰父亲叹了一口气,接着说,她提出结婚,吓了我一大跳,觉得他们太草率,让他们再了解一段时间。再说,刘亮这孩子我不喜欢,到家里来吃饭做客,一点儿都不勤快。吃完饭嘴一抹就开始看电视了,碗别说洗了,端都不端。这样懒惰和不知道礼貌的孩子,我女儿嫁给他怎么可能有好日子过啊!

赵兰妈妈也摇了摇头,说:我和赵兰爸爸与赵兰谈了好几次。可是孩子小,不懂事。我和她爸爸劝不成很生气,真没办法。

父母在一旁数落,赵兰像个做错的孩子,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

后来我和她妈急了,说你要是和他结婚,就和我们断绝父母关系,我们不认你这个女儿!

现在孩子犟,说不得,赵兰爸爸接着说,第二天,赵兰就不回家了,干脆和刘亮住在了一起。你说这都没有过门儿,成何体统啊。我们也怕邻里笑话,拗不过她,算了,她自己的路自己走吧。

我对刘亮说,你娶我女儿可以,但你们得有房子住。可刘亮家里条件一般,根本拿不出钱来买房子。我是做小生意的,就掏了40多万元,刘亮家拿了10多万元,一共凑了50多万元,又让他们贷款30万元,买了一套两房两厅的房子。赵兰爸爸说。

产权证写的几个人的名字?我问。

“3个人,赵兰、刘亮,还有我,赵兰爸爸说,我当时就留了个心眼,觉得万一以后怎么地,我和她妈的血汗钱就白费了。所以,在产权证上写上了我的名字。主贷人是刘亮,这小子应该背负起还款的责任。

赵兰,你和刘亮的工资收入情况怎么样?我问。

赵兰抬起头来,说:我在公司做文职,一个月四千块左右;刘亮在一家IT公司做设计,比我工资高一些,大约七千块左右吧。

你们双方的学历情况怎么样?我问。

我们都是本科。赵兰回答。

他父母是干什么的,带过孩子么?我问。

他父亲好象是什么厂的,退休了。她母亲原来是厂里的会计,现在好象在帮别人做账。孩子半岁的时候,我父母去国外旅游,孩子在他们家住过半个多月。现在周末去他们家的时候,他们会帮着照看。

你们找律师有什么期望?我问。

赵兰父亲说:刘亮这孩子不务正业,不好好过日子,这婚看来是要离了。我们就希望孩子能归赵兰;买房子我们家出钱多,房子是不是我们能多分。另外,赵兰以后带孩子,多不方便,我们也不信任刘亮,希望律师能帮助争取刘亮一次性付清抚养费。

还有,刘亮在外面找女人,是不是可以给我女儿精神赔偿费。赵兰妈妈在一旁插话道。

你们现在手上有什么证据材料么?我问。

赵兰拿出一个塑料袋,我看了一下。孩子现在还小,你们家的条件还可以,赵兰收入也算稳定,孩子一直基本都是你们家里来带,我觉得争取孩子的抚养权还是比较有把握的;房子产权写了3个人,你们家占了两个人,估计房子判给你们问题不大,但要给赵亮折价款;一次性付抚养费,主要看能不能协商谈成,法院不好这样判的,一般法院只会按月判决让对方支付。我给赵兰一家分析道。

孩子归兰兰你有把握么?赵兰父亲问。

我笑了笑,说:根据我的经验和目前的材料来看,应该说还是有些把握的,尽量去争取。

财产无所谓,只要能争取孩子的抚养权就好了。赵兰父亲说。

······

会面后,我从以下几个方面收集证据,来争取赵兰抚养孩子——

1)从孩子的生活环境方面,有赵兰父母的笔录、邻居的证言、幼儿园的证言。证明孩子出生到现在,一直都是赵兰和赵兰父母带孩子、接送上幼儿园。

2)从赵兰的收入方面,有赵兰单位的工资证明,证实赵兰有一定的收入,相对有照顾孩子的经济基础。

3)从赵亮有过错方面,提供赵兰打印的刘亮的通话和短信清单,上面有和几个电话过于频繁联系的记录,推断赵亮有不忠实行为,不利于子女成长。

……

做完这一阶段工作后,我认为准备得很充分了,孩子抚养权问题应该不大了。可还没有松一口气,一个周日晚上,赵兰突然打电话过来。

刘亮把孩子接走,不送过来了,怎么办啊?赵兰很着急。

别着急,你慢慢说。我劝道。

我和刘亮早就分居了,孩子一般是他周六接过去,周日晚上送回来吃晚饭。可是这一次他接走了就没有送回来,现在都晚上8点多了,他还不送过来。我打电话过去,他说孩子他不送过来啦!

他说原因没有?我问。

昨天接孩子的时候,孩子有点儿发烧,我们量了一下体温,看烧得不厉害,他又要马上来接,就没有带孩子去医院。让他接孩子以后注意别着凉。

好,我知道了,我打电话给刘亮问问。我说。

我打电话给刘亮,电话关机。

第二天,我把这个情况告诉了主办离婚案件的法官,法官打电话给刘亮,也是关机。在我的一再催促下,法官同意马上开庭,并让我做好赵兰和她父母的工作,别到刘亮家抢孩子,以防止出现意外。

在焦急中盼了3天,终于这一天开庭了。

······

法庭上,法官问:刘亮,你为什么把孩子接走后不送回去呢?

刘亮看了我们一眼,不紧不慢地说:孩子再跟他们一家生活,对孩子成长健康极为不利!我不送孩子,也是迫不得已。

你有什么依据?法官问。

刘亮说:我上周六上午10点去接孩子的时候,赵兰她们家在做法事,和尚一大堆,满屋里乌烟瘴气。孩子发烧了他们都不管,也不送医院。我想,他们家这么迷信,孩子病了也不给治,反而求神拜佛,孩子给他们送回去,病死了怎么办?

法官一愣,问赵兰:刘亮说的是不是事实?

赵兰说:周五我家是在做法事来着,我们看孩子有些发烧,但不是很严重,又想着刘亮10点钟要来接,家里又忙,所以没有去医院。

法官沉吟片刻,宣布休庭。

庭后调解,法官似乎也觉得刘亮讲得有点儿道理,孩子判归谁现在不一定。

回家后,赵兰一个劲儿的埋怨她妈妈。

原来赵兰妈妈信奉佛教,上周六正好是黄道吉日,她联系了一些佛教上的人在家里做法事,正好让刘亮遇见,又正好没顾上去送孩子去医院。

案子一下子陷入被动。

说起来赵兰妈妈也是够窝囊的,从小孩子一出生,她就在旁边照料伺候,一把屎一把尿,不知道操了多少心,付出了多少心血。做事做了千千万,就因为这点儿小事儿,让人家抓住了尾巴,真是憋屈。

下面和法官沟通案情,法官也很慎重,说这事儿涉及到迷信就要小心慎判了。毕竟,刚刚打击完某轮功。法官的意思是加大调解力度,尽量调解。

因为争取孩子抚养权面临很大的问题,而赵兰和父母宁愿不顾一切代价,也要争取子女的抚养权,法官的态度又模棱两可,我们这边思想压力大,不敢冒风险。最后,在法官的主持下,以赵兰父亲放弃在房产中的份额为代价,换取了孩子抚养权的协议结果。

沪家品读

赵兰一家对孩子抚养照料要比刘亮一家多得多,双方的其他条件也差不多。赵兰是母亲,孩子还小,如果不出意外,赵兰争取子女抚养权的可能性应该说是很有把握的。

可是,刘亮周末去接孩子的时候,发现孩子有点儿发烧,而赵兰一家没有去送医院,并且赵兰家里正在做法事。这让刘亮抓住了这个小小的失误,刘亮顺手牵羊,借故不将孩子送回,并且提出了苛刻的财产分割要求,使得赵兰一方被动尴尬。

原本赵兰一方子女抚养准备工作证据充分,自觉没有大碍。但刘亮却利用时机,趁对方不备,发动突然袭击,把孩子扣住,并找到了光明正大理由充分的借口,攻击赵兰一家最薄弱的地方——“视子女抚养权为最高原则,在赵兰一家最担心、最顾忌的地方入手进行正面打击。

而在心理对抗上,赵兰一家显然没有输的心理准备,没有抗风险意识,不敢放任等待法官的最后裁决,最终不得不舍弃掉财产份额。对律师来说,也是非常郁闷的一件事。律师也不可能知道和随时掌握当事人家里的所有兴趣爱好、生活事件,导致事情突然发生,又不能立即找到解决的方案。同时,律师也不敢放言让当事人等法官的判决,对于子女不利的判决结果也承担不起。

男方的这一顺手牵羊之计,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战果

(撰文/贾明军)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