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合力生意兴  男方出轨竹篮打水

2017-08-02
889

离婚兵法36计:第二十一计 金蝉脱壳


由于丈夫有外遇,妻子无奈要面对离婚,还要面临自己苦心经营的事业被他人抢占的残酷事实……

原文

存其形,完其势;友不疑,敌不动。巽而止蛊。

——《易经·蛊》

释义

在离婚诉讼中,认真分析双方对阵的形势,准确作出判断,适时转移,攻击对方的焦点,绝不是消极面对,一躲了事。要适当巧妙地暗中改变办案策略,但这种调动要神不知,鬼不觉,极其隐蔽。因此,一定要把假象造得有逼真的效果。转移时,依然要旗帜招展,战鼓隆隆,好象仍然保持着原来的阵势,这样可以使对方不敢动。

人生百味

扼杀贪欲的防火墙

——姐妹合力生意兴  男方出轨竹篮打水

现在社会上流行着一句话:没有拆不散的情侣,只有不勤劳的小三。过去,我们称之为第三者,那种鄙夷和同仇敌忾的豪气从这称呼中可见一斑。现在,我们改口叫小三,似乎里面多了点玩味和讽刺。称呼的改变,从侧面反映了小三现象的普遍,表面上风平浪静的生活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

孙凯(化名)和刘玫(化名)是大学同班同学,曾就读于上海一所知名的高校。1992年大学毕业后,双方正式确立了恋爱关系,虽然两人除了一腔报国热情外一无所有,但刘玫依然选择和孙凯在一起。因为刘玫觉得,财富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来创造,更何况两个人都是大学生,学校分配的单位效益也不错,眼下虽然苦点,但熬一熬总能挺过去的。

对于刘玫的理解和支持,孙凯心中很是感动,发誓以后有了钱一定要让刘玫过上好日子。事实证明,孙凯确实是支潜力股。自从进了这家国企后,年年评先进,工作也得到了领导的认可和表扬,指数直线上扬。孙凯也兑现了他的诺言,自从刘玫怀孕生子后,更是对妻子呵护有加。在同事和妻子的眼里,孙凯无疑是一个有责任心有上进心的好同志、好丈夫。

转眼,两人的婚姻已经跨过第10个年头。孙凯已经从一个小小的技术员变成了一个重要部门的一把手。虽然工资翻了几番,但生活依然谈不上优越。倒是当初一些自己创业的同学,经过这些年的摸爬滚打,都闯出了自己的一番天地,开上了车住上了别墅。这让孙凯心里不是滋味,想当初他们都羡慕自己国企工作稳定,真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即便自己在单位里再干上10个年头,也不会有他们这般风光。

一次的老同学聚会点醒了孙凯,3杯酒下肚,孙凯向老同学吐露了心中的苦闷,未料老同学说,哥们,你呀你,你这是捧着金饭碗要饭啊。

此话怎讲?孙凯不解。

你不是有个小姨是做外贸的吗,听说还是业务骨干?都说这两年外贸行业赚发了,你手上大钱没有,小钱还是有几个的嘛,拿出来投资啊,给你小姨也算个股东,多少是个意思,都是自己人嘛。

一语惊醒梦中人,孙凯回家后和妻子一商量,觉得这条路行得通。刘玫也认为自己妹妹在现在的单位太屈就了,还要受领导的气,与其给别人打工,还不如自己当老板,干劲还足些,于是决定赌上这一把。

刘玫回娘家和妹妹刘蓉(化名)一说后,刘蓉喜出望外。最后三人商定,由孙凯夫妇出资10万元,但实际股东是孙凯和刘蓉两人,分别占公司股权的75%25%。两个人名字都上股东名册,刘蓉对姐姐夫妇的慷慨十分感激,表示一定会用心做,好好干。

新公司的筹备是辛苦的,也是忙碌的,但是姐姐、姐夫和小姨三人可是忙得不亦乐乎。跑工商跑税务都没有借他人之手,倒也做得干净利落。

3个月后,他们的乐高对外贸易有限公司(化名)就正式对外营业了。刘玫心疼妹妹整天忙进忙出,也辞去了原先在药厂的工作。姐妹俩忙得风风火火,小日子也越过越好。不出3年,乐高贸易就成了业界小有名气的公司,大家只知道公司老板是对姐妹花。刘玫负责公司经营管理,刘蓉则负责拓展业务,分工明确,公司运行得也井井有条。孙凯小两口的日子也越过越好,不仅添置了很多家电,连房子也越换越大了。同单位许多同事都啧啧称奇,夸孙凯有本事娶到了这么能干又漂亮的媳妇。

······

但此时,有一个人正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孙凯,她是和孙凯同一个部门的同事李颖(化名),是个典型的湖南妹子,活泼开朗,大学毕业后分到了孙凯所在的部门。一开始,孙凯只是把李颖当成妹妹来看待,作为一个部门的领导,对初来乍到的新同事颇为照顾,李颖看在眼里,记在心上。逐渐对这个哥哥般的领导产生了依赖感,再加上听闻单位同事说孙凯夫妻之间如何恩爱,更是认定了孙凯是个好男人。对孙凯的好感与日俱增,尽管李颖一再告诫自己孙凯是个有妇之夫,但心里日益膨胀的占有欲折磨得李颖彻夜难眠。

终于,李颖鼓起勇气向孙凯表白,孙凯茫然不知所措,在他有意识的第一反应就是让李颖断了这个念头。但只要锄头挥得好,没有墙角挖不到。渐渐地,孙凯也逐渐被李颖所吸引,而和发妻之间的感情日趋平淡。

被蒙在鼓里的刘玫只以为是丈夫工作辛苦,无暇顾及家庭,非但没有责怪孙凯,反而经常宽慰孙凯压力不要太大,自己对现在的生活已经很满意了。刘玫越是这般善解人意,孙凯越是觉得良心不安。

就这样过了半年,有一天刘玫收到了法院的传票。打开一看,居然是孙凯向刘玫提起了离婚诉讼。突如其来的晴天霹雳把刘玫一下子弄傻了,之前真是一点征兆都没有啊。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会不会是法院弄错了?但是,当晚孙凯亲口向刘玫证实了离婚这件事,孙凯觉得自己的心已经不在刘玫身上了,刘玫越迁就自己越发觉得良心不安。孙凯也想过回心转意,但是又克制不住对李颖的爱恋,最终深陷两难之中的孙凯选择了与刘玫离婚,寻找自己的新生活。

我和刘玫是通过朋友介绍认识的,朋友也没多谈,只说她挺可怜的。我见到她本人时,她身穿白色大衣,大波浪的长发,虽然是三十好几的人了,但身材依然保持得很好,只是眼角的一些小细纹透露了她的年纪。同时,她深凹的双眼和黑眼圈告诉我这些天她精神状况欠佳。

我的丈夫要和我离婚,我感到莫名其妙但是又无可奈何,哭过闹过都没用。刘玫神情黯淡地说。

那你现在怎么打算呢?在确定具体操作步骤之前,了解当事人的想法很重要。

这些天我翻来覆去地想,还曾经动过自杀的念头,但看他那么决绝,我真的心都凉了,看来就算我以死相要挟,他也未必会回头,真是想不通啊……”没说两句,刘玫的眼圈就泛红了,我忙把纸巾递给她。

其实,最苦的是孩子,都说单亲家庭会影响孩子的成长,但是我真的没办法啊。刘玫说着,纸巾在她手里已经被揉捏成一团。

刘玫哽咽了几秒钟,然后定了定神,我今天来找您,是想请您给我出个主意。他都闹上法院了,看来离婚是迟早的事了,但是能不能请您帮我争取孩子的抚养权?

这个您不用担心,身为您的代理律师,我先要对目前的情况进行一个分析,然后尽最大的努力进行争取。我宽了宽刘玫的心。

除了孩子的抚养权问题,刘玫还提到了乐高贸易,这是她们姐妹俩一手打拼出来的,凝聚了两人这几年的心血。出于对日后生活的保障和孩子以后求学的巨大开销,刘玫希望孙凯能做出些让步,将这部分夫妻共同财产多分一些给她。

办理完委托手续,送走刘玫后,我在第一时间联络了孙凯。电话那头,孙凯表示千错万错都是自己的错,但是丝毫没有悔改的意思,只希望快点结束这段婚姻,并且现在孙凯已经搬出去住,和刘玫正式分居了。当谈到夫妻共同财产时,孙凯表示愿意放弃乐高贸易的股权,作为对刘玫母子的补偿。

······

既然如此,说不定双方可以通过协议离婚的方式解决。没想到,这个案子貌似很容易解决。但是变化往往就在一瞬间,当我联络双方准备办理协议离婚手续时,孙凯突然说,当年乐高贸易的注册资本都是自己的血汗钱,虽然现在这笔钱对他们来说只是个小数目,但如果没有当初的这个小数目,就没有今天的乐高贸易。现在是功成了,难道他就一定得身退吗?再说自己也不年轻,从头再来谈何容易。因此之前的承诺不算数,双方需要重新谈条件。

刘玫听闻这个消息,如感五雷轰顶,无疑又似一把利剑插入她的胸口。后来她向孙凯的同事打探了一下原因,原来李颖怀孕了,而且两个人有结婚的打算。

这种情况其实并不罕见,婚还没离呢,下家已经找好了,作为孙凯未来的妻子,李颖自然不希望自己嫁的是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光蛋。

眼看开庭的日子即将临近了,我和刘玫讨论了一下诉讼策略。因为是第一次起诉,只要刘玫坚决不同意,法院不判离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虽然大家都知道,开弓没有回头箭,加上李颖已经怀孕了,离婚只是早晚问题。但是就目前情况来看,不同意离婚有两个好处:第一,可以给孙凯和李颖压力,孩子在肚子里一天天长大。而孙凯和刘玫的婚姻关系只要一天没解除,李颖就是小三,还是个相当被动的小三,如果整个诉讼拖个一年半载的,孩子出生后有一堆棘手的问题等着他们;第二,第一次不判离后到第二次起诉之间,有6个月的时间,我们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对财产进行一个梳理。

第一次开庭果然当庭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孙凯显得有点沮丧。

照目前的形势,孙凯6个月后必然会提起第二次离婚诉讼,届时乐高贸易的股权又将何去何从呢?

对于这点,刘玫显然有了自己的主意。

时隔几个月,一家名为欣荣的贸易公司在这个城市的西南角悄然开张了。欣荣贸易的老板正是刘玫的母亲,这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是刘玫家里起内讧了吗?

原来,这是姐妹俩上演的一出金蝉脱壳。刘玫假借母亲之名,重新开立了一家贸易公司,从事的是和之前乐高贸易完全相同的业务,为的是将乐高贸易架空。事情果然如姐妹俩期望的那样,由于长期经营权的失控,孙凯几乎就是一个挂名老板。等孙凯有所察觉的时候,为时晚矣,一些重要的客户已经流失到了欣荣贸易。

反观乐高贸易,由于几个月的无人驾驶,经营状况一落千丈。等到孙凯提起第二次离婚诉讼时,乐高的实际价值已经寥寥。所以双方对财产方面都不像过去那么坚持,法官在了解事实的基础上,组织了调解,最终调解方案如下,孙凯和刘玫解除夫妻关系,关于公司股权部分,刘玫愿意通过折现的方式放弃乐高的股权。

虽然结果是孙凯想要的,但此一时彼一时,这个下金蛋的鸡在短短几个月里面就变成了一只普通的老母鸡。孙凯手握调解书,不由得一声长叹。

沪家品读

所谓金蝉脱壳,其实是障眼法的运用。通过一些伪装,将主力部队悄悄转移,等对方有所察觉时,已经木已成舟,为时晚矣。在离婚战争中,被转移的对象可能是夫妻双方都很在意的财产或者赢利工具。

本案中,由于丈夫有外遇,妻子无奈要面对离婚。并且还要面临自己苦心经营的事业被他人抢占的残酷事实,这对女方来说,感情上是很难接受的。但是按照法律规定,婚后取得财产都视为夫妻共同财产,公司股权也不例外。如果遵循常理,女方最多只能获得公司股权的一半或者直接给付现金了事。

本案中涉及的乐高贸易是个赢利性非常好的公司,男方对此虎视眈眈。而女方通过私下的操作将日后可期待的利益都转嫁到了另一个公司身上,也由此保障了女方和孩子的生活。由于被转嫁的公司和女方没有直接的关系,所以男方根本无权主张分割。就好比一道防火墙彻底扼杀了男方的贪欲。男方即使心里有再多的不满,也只能无奈地接受现实。

(撰文/陆珊菁)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