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结新欢弃糟糠 众叛亲离尝苦果

2017-08-02
575

离婚兵法36计:第二十三计 远交近攻


她为何采取通过法律、道德和情感战略攻破第三者?

原文

形禁势格,利从近取,害以远隔。上火下泽。王不如远交而近攻,得寸则王之寸,得尺亦王之尺也。

——《战国策·秦策》

释义

远交近攻,语出《战国策·秦策》:范睢曰:王不如远交而近攻,得寸,则王之寸;得尺,亦王之尺也。远交近攻,是分化瓦解敌方联盟,各个击破,结交远离自己的国家而先攻打邻国的战略性谋略。

远交近攻的含义是指,在离婚诉讼中,受到时间、事件、人物、地域等各种因素的限制和阻隔,我们先收集离我们最近的素材,利用我们完全可以利用的条件,解决力所能及的事情。达到目标可能需要一步一步循序渐进,如果我们做一些鞭长莫及的事情,隔山打牛反而会达不到预期的效果,甚至会导致自身的权益受到损害,根据案件的不同,采取不同的做法,使对方阵营内部相互猜疑、背离。

另外,离婚诉讼中由于经济地位的差异,导致夫妻双方实力的不均等,如果遵循常规途径,则弱势的一方的利益很难得到很好的保障。这种情况下,即便在短时间内不能扭转这种敌强我弱的局面,那也并不意味着无路可寻,坐以待毙,转换下思路,想想有没有其他变通的方法。或许绕点弯路,费点波折,同样能够达到殊途同归的目的,实现最初的梦想

人生百味

二十年认清了一个人

——欲结新欢弃糟糠 众叛亲离尝苦果

20081229日,杨琳(化名)终于拿到了最终的法院离婚调解书。

此时的她,百感交集,不知道是为这样的结果感到庆幸,还是难过。庆幸的是,自己终于解脱了这场痛苦的婚姻,自己也在这场马拉松似的离婚中,彻底认清了一个背叛了自己的狠心男人;难过的是,一起相识并生活了二十几年的爱人,现在却分手了。这是杨琳当初无论如何都无法想象的结果。望着手中的离婚调解书,过去的一幕幕情景依旧历历在目。

杨琳与张民(化名)于1987年在上海读大学期间相识,那时,张民还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穷学生而已,家境贫寒,相貌平平,但学习刻苦努力,成绩也很优秀。杨琳则是一个家庭环境优越的大小姐,用杨琳自己的话说,那个时候,自己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看上张民的。但是,张民也因家庭环境所养成的一些良好的习惯,比如勤俭、刻苦,并且又知道如何去照顾别人等细微之处,杨琳也是看在眼里。杨琳最终没有经得住张民平日里的嘘寒问暖、体贴入微的照顾和坚持不懈的穷追猛打,不顾全家人的坚决反对,毅然决然地和张民在一起了。1990年二人同时大学毕业,杨琳选择了到美国留学深造,张民在杨琳的资助下也一同来到了美国。

然而,到美国留学深造,实现美国梦,并非想象得那么简单。虽然杨琳有家里人的资助,但张民没有任何经济来源,这样两人共同生活起来还是有些拮据。虽然那段时间两人的日子过得很清苦、忙碌,但是,两人的感情似乎在这种艰难岁月里越发深刻起来。张民对杨琳也越来越爱护。

讲到这里,杨琳脸上流露出些许幸福的表情。当时,杨琳读的是管理专业,张民选择了一个很热门的金融专业。经过两人两年的努力,终于对美国生活习惯并安定了下来,张民在华尔街找到了一份工作,虽是兼职,但却为两人的日常生活带来了不小的帮助,杨琳则除了完成自己的学习之外,业余时间便担当起了准全职太太的角色,为了让张民减少不必要的负担和压力,全心地照顾张民的起居生活。

到美国两年后的1992年,杨琳和张民在美国纽约州登记结婚。结婚后,两人有了更加坚定和明确的目标,那就是为了将来更美好、更幸福的生活。二人更加努力地工作,彼此的关系更加亲密,用杨琳的话来形容,就像两人当年热恋一样。

就这样一直到了1997年,经过不懈努力,两人事业上都有了很大的发展,尤其张民在杨琳的支持下,在华尔街的金融市场找到了一个属于自己且适合自己的好职业,他们的儿子也在这一年出生了。经过在美国7年多的打拼,两人终于在事业和生活上都收获了圆满。

······

2002年,张民因工作需要,又被派到美国驻上海一银行做高级执行官工作,事业真是如日中天。杨琳则因当时美国家里和孩子的一些后续事宜需要处理,推迟了回上海的时间,待美国事情处理完毕后,她也于次年11月份回到了阔别10余年的上海。

又经过一年多的努力,2005年初,杨琳在上海也成立了属于自己的一家专业公司,但由于需要照顾孩子和张民的日常生活,所以,她对公司事务过问不是很多。这样一来,公司经营状况不是很好。

在杨琳看来,作为一个女人,丈夫、孩子和家庭经营好了,事业上,有份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就足够了。很快,杨琳和张民买了属于自己的豪华别墅、车子。

常理来说,二人从此应该过上令人羡慕的幸福美满生活。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在随后的日子中,杨琳不知不觉中察觉到张民有了些许异常变化,与自己沟通越来越少,并且夜不归宿的时候也逐渐多了起来。

杨琳以为是由于工作繁忙,所以总要加班,并且工作过于劳累,所以回到家中需要更多的休息,因此才减少了和自己的沟通。但是,又过了一段时间,张民除了回家取些自己的日常用品外,似乎忘记了自己还有家,有太太和孩子。

后来,他竟然主动向杨琳提出了离婚要求,理由是他们性格上存在太大的差异,生活观念和方式不同,他需要另外一种生活方式。

另外一种生活方式?聪明的杨琳似乎觉察到了张民真正的离婚理由,除了张民在外面有了其他女人之外,难道还会有别的什么理由嘛?

我们从恋爱到结婚,一步一步走过来不容易,我们的感情和婚姻都是经过苦难磨练出来的,怎么能说离就离?我们都这么大把年纪了,婚姻、家庭不是儿戏,你如果有什么心事或者困难,你说出来,我们一起面对,在美国那么艰难的日子我们都挺过来了,现在还有什么能难得到我们呢?杨琳激动地对张民说道。

虽然杨琳主动与张民沟通,极力挽回,但是张民依然不为所动,离婚的态度依然很坚决。他提出希望两人能够友好地分手,不想因为离婚两个人闹得不可开交,不然对孩子不好。张民提出,房子、车子都是婚后买的,双方平分,房子的剩余贷款自己愿意继续承担,同时,自己名下也没有什么财产了,可以都归杨琳所有,孩子可以归杨琳抚养,他愿意支付孩子的一切费用,包括将来孩子出国留学等等的一切费用。

张民觉得自己的离婚方案不但公平合理,而且做了很大让步,他以为这种让步可以顺利地让杨琳接受自己的离婚请求。但是,此时的他并不清楚,杨琳心里,此时此刻也是什么都可以放下,唯独无法放弃他们经过这么多年建立、培养和维护起来的感情和家庭。杨琳并没有立即表明自己的态度,虽然她很迷茫,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但是她还是要求张民能多给她一段时间,同时也给自己一段时间,双方都冷静地思考一下这件事情。

虽然杨琳不知道这段感情是否还有机会挽救回来,但是,她知道,此时,自己需要专业人士的指导,为此杨琳找到了律师。

······

听了杨琳对自己婚姻前后经过的叙述,律师首先要杨琳明确对张民所提出的离婚要求的态度。杨琳明确表示,目前来讲,她不知道是否应该挽回张民,挽回这段感情。

为此,律师让她先用一段时间冷静思考一下双方出现的问题所在,找到感情出现问题的原因,然后再做决定。

经过两天的认真考虑,杨琳发现自己确实某些方面有些强势,张民说自己没有以前那么温柔了,可能是指从我自己开了公司之后,因为公司上上下下的管理、关系的协调,自己的个性真的发生了变化,使得张民感觉与我之间有了距离。但是,我坚信我对他的感情不会变的。现在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坚决而且急迫地想要离婚。

律师建议杨琳同时需要做好两个方面的准备工作,一方面是要力争和张民进行进一步沟通和谈判,能够让张民回心转意。同时,对张民离婚的真正理由做一些了解,看看他真正且又急迫离婚的理由到底是什么。如果真存在婚外恋情,那么要争取多掌握一些关于那个第三者的情况,当然,也并不排除将来可能与之谈判的可能性;第二个方面,就是做好张民在协商不能起诉离婚的情况下,先对张民名下的财产情况做以了解,并且通过做一些外围调查工作,掌握一些张民与其婚外恋人之间的关系进展状况。当然,这个过程当中,杨琳更需要做好的就是长期谈判和诉讼的心理准备,将这件事情的结果想象得可能会更坏一些,但是,这个过程当中,要做出最大的准备和努力。

在律师的建议下,杨琳开始着手准备。经过两个月左右的协商和沟通,张民不但仍旧坚持离婚,而且似乎变得歇斯底里起来,竟然两次动手打人。杨琳无奈,只好在张民第二次动手时报了警。而此时,杨琳也了解到了张民离婚的真正理由是缘于另外一个女人——王倩(化名)。

······

某天,杨琳找到了这个叫王倩的女人,她很年轻,看上去文化素质比较高,而且有修养。不过,对于杨琳的突然造访,王倩显得有些惊讶。在杨琳自我介绍之后,王倩似乎更加无法接受眼前自己所见到的事实。虽然王倩对于杨琳的贸然来访有些警惕,但杨琳则是真心诚意地给王倩讲起了自己和张民恋爱、结婚以及在美国的一系列的让人感动的感情和生活经历。

就算你说的是真的,那又怎样?反正你们已经离婚这么多年了,我实在不明白,您今天突然找我说这些到底是何用意?王倩很不耐烦地问道,她似乎觉得杨琳的这些故事讲得有些无理取闹。

什么?我们已经离婚多年了?这是谁和你说的?张民吗?杨琳惊讶地问道。两个人似乎同时都明白了些什么。

原来,张民在2003年杨琳来到上海之前,在一次座谈会上结识了年轻漂亮又有智慧的王倩,在张民看来,王倩简直是无可挑剔的。为了进一步接触到王倩,张民经常借工作上的请教与王倩见面,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两人变得越来越熟悉,王倩也了解到张民是如何从一个贫困的穷学生,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而到美国留学,又通过自己的打拼在华尔街创下了自己的一番事业,虽然经历过一段挫折的感情,有过离婚经历,但那也是多年前在美国的事情了。

如今的张民,虽然年龄已将近半百,但还是那么风度翩翩,并且上进,有作为。而她却完全不知,当年的张民是如何追求杨琳、如何能留学到美国、又如何能够在美国有所作为的。王倩虽然对杨琳讲述的事实有些半信半疑,但是杨琳拿出的一个文件,不得不打碎了她对张民的一片好感,那就是张民和杨琳当年在美国的纽约州的结婚证书,是刚刚经过美国纽约州公证律师公证过,州长办公室见证过并经过中国驻美国领事馆所认证过的铁的事实。

王倩拿过这份结婚证书看了又看,似乎显得无所适从。见状,杨琳建议让王倩先休息一下,过几天再联系她。并且告诉王倩,暂时不要将这件事告诉张民,王倩答应了。

一个星期下来,似乎都过得格外宁静,也许张民出差不在上海的缘故,杨琳耳边少了许多歇斯底里的喊叫。杨琳正在犹豫要不要现在就约王倩再谈谈,因为感觉王倩也是个很通情达理的人,再说,她也是受骗一方啊。

正在这时,王倩的电话打过来了,她想约杨琳见面。这次见面,王倩开门见山地说:说实话,我以为我真的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可是没有想到张民竟然是这样一个忘恩负义、毫无责任感的男人。我也很同情你,你为他付出了那么多,却是遭到这样的待遇。虽然,杨琳十分怨恨这个抢走自己丈夫的女人,但是,王倩的一席话说的似乎也有些道理,如果张民对自己、对这个家的爱足够坚定,会有什么能让他动摇呢?这就是张民的错,无形中,杨琳顿时觉得张民是个大骗子,是个无法让人原谅的骗子。

王倩也很诚恳地告诉杨琳,她对不起杨琳,同时也感谢杨琳让她知道了张民的真正面目,并且愿意帮助杨琳拿到一些相关证据材料。她会离开张民。

几天后,张民回到上海,这次是杨琳主动提出离婚,而且要求到法院起诉。同时,杨琳又拿出了这段时间所掌握的所有证据材料,包括张民与他人同居的证据,张民的财产情况,张民殴打杨琳的报警记录等等。证据面前,张民已经意识到了自己所犯错误的严重性。主动提出,同意离婚,但是,希望两人协商解决,考虑到自己的身份和地位,以免对自己以后事业上的负面影响,他愿意主动放弃一切,只要杨琳不到法院去起诉他。

最后,在律师的协助下,杨琳和张民直接到上海某法院进行了离婚调解。杨琳和张民离婚;房子、车子归杨琳所有;由张民负责偿还剩余贷款;孩子归杨琳抚养,张民每月愿意支付抚养费3000元,以及承担孩子医疗保险等各项费用;另外,双方原在美国联合账户下的20万美元存款归杨琳所有。

经历了将近一年的时间,这件事情终于尘埃落定了,在拿到离婚调解书那一刻,杨琳感慨万千,她说:“20年让我认清了一个人。

沪家品读

远交近攻的计策教会我们一个道理:表面看来实力相差悬殊的双方,真正开战交手的时候胜负仍是未知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理弱点,要善于利用这个弱点,积极动用周围的资源,将可能会对对方造成重要影响的人纳入自己麾下,形成统一战线,必然会对对方做出的决定有所牵制。

本案中,杨琳开始也知道丈夫离婚的理由可能是由于有婚外恋情,但是无法掌握证据,即使掌握了一定的情况,也未必会被认定为是法律意义上的同居,所以,她采取了通过法律、道德和情感战略首先攻破了本案中的第三者。虽然很多情况下,合法夫妻关系的一方,尤其是处于弱势的女方未必都会像本案中的杨琳一样幸运地得到第三者的帮助。但是,作为当事人一方应该懂得如何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争得属于自己的合法利益。如果遇到对方存在两个或者多个阵营时,一举全盘攻略往往会得不偿失,应该考虑逐个瓦解、击破或者为我所用。

(撰文/赵宁宁)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