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事人青睐苦肉计  三案虽灵宜慎行

2017-08-02
720

离婚兵法36计:第三十四计 苦肉计


苦肉计不到万不得已,尽量不用……

原文

人不自害,受害必真;假真真假,间以得行。童蒙之吉,顺以巽也。

——《易经·蒙》卦

释义

每个人都不愿意遭到伤害,那么遭到伤害必然令人同情和关注。那么,以假作真,使对方或其他对案件有影响的组织或个人相信是真,而不是假的时候,计谋就可以实现。因此,要善于利用对方以及社会的同情心理,顺势进行活动。

在离婚案件中,利用苦肉计的当事人比比皆是。我们从以下几个案例中可见一斑。

人生百味

慎行

——当事人青睐苦肉计  三案虽灵宜慎行

案例一:割腕上演苦肉计  被迫撤诉讼平息

张楠(化名)与陈蓓(化名)最近因离婚闹得不可开交。虽然陈蓓怀疑张楠有外遇,但张楠一再矢口否认,反而愤慨地指责陈蓓疑心太重,两个人没有共同语言。3个月以来,张楠基本都是夜不归宿,在哪里过夜陈蓓也不得而知。

张楠的父亲几年前去世了,张楠的母亲刘老太自老伴去世后就和小夫妻同住。见两人不合,她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刘老太多次劝解儿子回家过夜,但张楠总是以没办法和陈蓓共处一室、一见面就要吵架为由,推搪拒绝。她还被儿子告知,自己的事情她少操心,只要把身体养好就行了。

陈蓓是典型的“80,自小在家里娇生惯养,从来没有受过气。父母都是知识分子,格外要面子。得知自己的女儿在婆婆家过得不开心,他们也劝说过多次,但总不奏效后,还是耐心开导陈蓓和婆婆同住以换回张楠的理解和感情。就这样,又过了两个多月,让陈蓓没有想到的是,陈蓓没有等到张楠的回心转意,反而等到了法院的传票。

原来,张楠早在1年前就与赵丽(化名)相识,并很快坠入爱河。张楠觉得赵丽体贴温柔,又比陈蓓勤快得多,自己和赵丽在一起永远有说不完的话,做什么都开心。因此,早有想法和陈蓓离婚,和赵丽在一起。但是,鉴于母亲喜欢陈蓓,父亲又不在人世,出于担心母亲的身体,张楠一直在等待和煎熬。而赵丽也不愿一直做张楠的地下情人,半年前就开始留张楠过夜。随着两人感情的日益加深,张楠越发想给赵丽一个名分,在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还是聘请了律师起草了诉状向法院提起了离婚诉讼。

接到法院的传票,陈蓓无比焦虑。她无法想象背负离婚名分的生活是何种状态,也不知道如何告诉父母以及面对同事亲友另类的眼光。

两个星期后,法院组织调解。第一次上法院的陈蓓忐忑不安,尤其是表情严肃的法官,让她心情很压抑。她清楚地记得,法官告诉她说,天下没有离不掉的婚,只是时间早晚问题而已。即使这次我给你一次机会判决不离,那么下一次你就要做好离婚的心理准备。

虽然有的朋友也劝她说,趁着没有小孩早些办离婚手续也并非下策。但陈蓓从内心排斥离婚,并知道一旦离婚后,要面子的父母将无奈搬离居住多年的城市,自己也不可能继续在现在的公司工作。想想离婚后将面对如此千头万绪的事情,陈蓓就感到非常头疼。

俗话说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正当陈蓓绞尽脑汁,苦思冥想不离对策的时候,她的好朋友小菁给她出了一个主意,告诉她如此这般、这般如此。

看着小菁一脸神秘的表情,陈蓓满肚狐疑:这样行吗?

相信我,没错。小菁自信地说。

3天后,张楠的母亲刘老太照例将晚饭做好,等儿媳回来吃饭。可是,已经是晚上8点了,仍然不见陈蓓踪影。今天是怎么回事?这孩子平时都是很准时啊!刘老太放心不下,给陈蓓打了好几个电话,但是无人接听。刘老太打到陈蓓公司,但公司无人接听电话。儿子不回、儿媳不归,看着满桌的饭菜,刘老太一点胃口都没有,神情黯然,靠在沙发上,长吁短叹。

直到晚上十点半,刘老太突然听到手机接受短信的声音。一定是小蓓的短信!刘老太赶忙拿起手机,看完短信后,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原来,短信确为陈蓓所发,但内容却让刘老太焦急万分:你儿子对我不好,要跟我离婚,我再活着没什么意思,在宾馆割腕了。

慌里慌张的刘老太过了5分钟才想起来报警,警署很重视,通过本市的住宿登记管理系统查到,有两个叫陈蓓的女子分别在本市的两个宾馆入住登记。而离陈蓓单位最近的是荷花宾馆,当民警和刘老太赶到时,陈蓓所在的房间房门紧锁,敲门无人应答。宾馆服务员用备用钥匙打开房门后,发现陈蓓斜躺在床上,左手腕被划开一条口子,地板上流了一大摊血。床头柜上,一瓶红酒已被喝了一大半。

民警见状,立即将已昏迷的陈蓓送往附近医院治疗。所幸陈蓓手腕被割破得不深,血流得不是很多,昏迷主要是喝酒引起。后经医院救治,陈蓓很快脱离了生命危险。

第二天,陈蓓醒来后,紧紧抓住婆婆的手,告诉刘老太,妈妈,我不想离婚!如果离婚,我就不活了!

刘老太听完后不禁泪流满面,想起了去世不久的老伴,感慨万分,悲愤交加。痛骂了在一旁垂头站立的儿子,并告诉张楠说,你们头天离婚,我第二天就死给你看。看你要看喜事还是丧事!陈蓓的自杀也让张楠感到一阵恐慌。他没有想到,离婚会闹出人命,因此第3天不得不向法院提出了撤诉申请。撤诉后,虽然赵丽再三怀疑陈蓓自杀的真实性,但她和张楠两人的感情却日渐疏远。

直到今天,自杀事件已过了3年,陈蓓不仅没有和张楠离婚,还生育了一个3个月大的女儿。而赵丽早在1年前已经和张楠分手,去了另外的城市。

案例二:法官送达举菜刀  对抗法律用损招

最近刘涛(化名)心很烦,不仅是因为正在打离婚官司,让他感到非常苦闷的是,虽然他早已向法院提交了离婚诉状,但法官却迟迟未能完成送达。妻子刘芳(化名)很有心计,即使收到法院寄来的传票,也拒绝签收,并告诉邮递员说她不认识叫刘芳的人。挂号信一连被退了3次。法官还质问刘涛是否送达地址有误,这让刘涛哭笑不得。

无法取得送达回证,就不能证明刘芳收到了法院的传票,更不能缺席审理。这个道理刘涛的律师已告诉他无数次,刘涛感到很气愤,质问律师,如果刘芳一辈子不签收传票,案子就一辈子不能开庭,我的婚就一辈子不能离了吗?律师也很敬业,找了法官五六次,法官终于答应让刘涛确定刘芳的住址后,他带法警上门送达。

2007年4月1日,刘涛确定刘芳就在位于桃林路的家里,将此信息反馈给了法官。法官果然没有食言,带着两名法警上门送达。

刘芳果然在家,屋里传出了做饭炒菜的声音。看到身穿制服的法官,刘芳开门后非常惊愕,赶忙将法官让进了屋里。得知来意后,刘芳的情绪开始激动起来。

他在外面包养了情人,现在嫌弃我这个黄脸婆。这种禽兽不如的人,你们竟然还帮他!

这些话你可以在法庭辩论时说,我们现在是按法律程序进行送达。请你签收传票。法官告诉刘芳。

我不会写字!要写你们写!刘芳狡辩道。

法官看到刘芳极不配合,低声向身边的法警耳语了几句。法警出去,过了10分钟,带了两个人进来。刘芳一看,进来的两位都是自己的左右邻居,不知法官此举何意,满腹不解地看着法官。

法官看着刘芳说:如果你再拒绝签收的话,我们将采取留置送达的方式。反正传票现在放在这里了,你签还是不签?

看到刘芳并没有上来签收的意思,法官开始和两位邻居制作笔录。两位邻居战战兢兢地坐下,一边回答法官提出的问题,一边小心翼翼地看着刘芳的脸色。一时间,刘芳不知所措,站在那里呆若木鸡。

法官并不理会,继续制作笔录。不料3分钟后,刘芳突然冲进厨房,拿了一把锃亮的菜刀出来,紧紧握在手上。法官一看,吓了一跳,你要干什么?我们在按律执法,你要敢行凶,就是妨害公务,罪名不轻!两个邻居见状,纷纷吓得躲到屋角,脸色煞白。…………我不砍你们,你们滚出去!再不出去,我就要砍自己了!说罢,刘芳就要拿刀往自己脖子上抹。

看到刘芳意欲伤害自己,法官也吓得不轻。……别这样,你要冷静!有什么事好商量……”

就这样,笔录没有做成。法官带着两个法警悻悻地离开了刘芳的住处。

经历此次事件后,法官的态度变得格外慎重。毕竟对于刘芳这样性格粗暴的人,很难判断其是否真的要做出极端的行为。此案一拖再拖,最终按公告送达程序进行了处理。

4个月后,虽然此案经过了开庭审理,但法院还是以张楠未向法院提交夫妻感情破裂的证据为由,驳回了张楠的诉讼请求。 

案例三:晚上睡觉开煤气  社会舆论给压力

吴义(化名)与王洁(化名)最近的离婚官司打得不可开交。这让王洁万分头疼,与吴义不同,王洁从小到大,也没有和别人红过一次脸,别说上法庭打官司,就算争执,也从来没有发生过,而现在却要面对吴义提出的离婚纠纷。

吴义与王洁结婚7年,生育一女吴蔚(化名),现在仍在幼儿园上小班。刚结婚那一阵,两人的感情还很好。可是最近几年来,随着吴义交往圈子的日益复杂,狐朋狗友也交结得越来越多,整天沉迷于赌博打麻将之中。为了筹措赌资,3个月前,吴义竟让提出要将房子卖掉,换成现金,再赌一把。王洁当然不同意,就这样,两人越过越不开心,吵架越来越频繁,直到吴义上法院离婚要分房子分财产。

更让王洁没有想到的是,面对儿子的赌博恶习,吴义的母亲巫老太不仅不严格教子,劝其回头,反而和儿子串通一气,向法院提起了欠款诉讼,要求儿子儿媳连带返还50万元的借款。

原来,7年前,吴义和王洁结婚时,为了解决小两口的居住问题,吴义的母亲从自己存款取出了50万元,让小两口购买了位于浙江省某市的一套房屋。这50万元明明是送的,可是吴义却和母亲私下串通,由吴义向母亲补签了一张借条,结合吴义母亲当年的转款凭证,吴义的母亲竟然向法院提起了欠款诉讼,声称当年的50万元是借款,要求吴义和王洁连带偿还。

王洁清楚地记得,婆婆向法院提交了一张由丈夫吴义一个人写的欠条:今借母亲巫某某人民币50万元,用于购房,借款将尽快偿还。开庭时间越来越近了,虽然自己也聘请了律师,但是打官司总有风险,自己也不知道能输能赢,王洁心里忐忑不安。

1个月后,欠款案件如期开庭。在法庭上,王洁的律师一再否定了借条的真实性,并再三强调这张借条是吴义串通母亲事后伪造的。当年,出资纯属赠送,根本不存在借款的事实。可是,让王洁没有想到的是,法官对于她的答辩意见却态度冷淡,反而问她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借条是假的,或者有什么证据能证明当初50万元的出资是赠与而不是借贷。法官的问话让王洁哑口无言。

这,这明明是假的嘛,我又没有签字!这……”

后来在律师的提醒下,王洁向法院提出了笔记形成时间的司法鉴定,并交了15000元的鉴定费用。王洁的心情非常郁闷,就连普通老百姓都能识别的骗术,怎么法官就识不破呢?还要进行什么鉴定,真是费事耗时破财,但她同时又深感无奈,只能耐心地等待鉴定的结果。

两个月后,鉴定结果终于出来了,让王洁没有想到的是,15000块换来的竟然是笔迹形成时间无法确定。也就是说鉴定做了也是白做,鉴定机关收了钱,却不能得出明确笔迹形成的时间。这钱白花了!

更让王洁没有想到的是,虽然自己的律师向法院提出重新鉴定的申请,但法官的态度非常消极,丝毫没有另行指定鉴定机构进行鉴定的意思,反而多次找王洁调解谈心,试图说服王洁适当承担所谓的借款。眼见欠款官司进展不顺,而审理自己离婚案件的法官对于欠款的相关案情也毫不关心,王洁一时束手无策,不知如何处理。之后在朋友的劝说下,上演了一出苦肉计

200841日,这天上午是王洁的数学课,王洁本应在早上7点半到学校备课教书。但上课铃声已经过去了10分钟,却仍然不见王洁的身影。同事李丹(化名)拨打王洁的手机,却是关机。因王洁家就住在学校附近,李丹便约上一男同事,共同到王洁家一探究竟。

到了王洁家门口,正要敲门的李丹忽然闻到了一股刺鼻的煤气味,赶忙让男同事敲门,尽管男同事连敲带打,但屋内没有任何回音。焦急的李丹赶忙报警,在警署的配合下,破门而入,发现王洁家的煤气管道还在呲呲的向外漏气。而王洁则昏迷在厨房里,并在客厅的桌上留有一封遗书,上写吴义母子恶意串通,虚构债务天理难容!愚蠢法官没长眼睛,糊里糊涂做了鉴定。没钱没势要输官司,活在世上没有意思……”

王洁经医院抢救脱离了危险,据医生讲,多亏王洁煤气开得并不大,家里密封性也不是太好,王洁才侥幸逃此一劫。王洁自杀的消息很快在左邻右舍传开,有好事者将此消息拨打了新闻热线,当地晚报的记者经过采访写了一篇《怀疑夫婆恶意串通虚构外债,某女开气自杀意欲了断引发的思考》的文章,引起了市民的热烈讨论,成为该市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又引发了网上的大讨论,她该不该自杀?

一时间,社会评论沸沸扬扬,市民对此案也格外关注。不仅法院,就连吴义也感到了巨大的压力。吴义也在教育系统工作,与妻子不同的是,他在市教育局工作。吴义妻子的事情见诸报端后,同事们都对他敬畏有加,避之不及。而法院最终又指定了东南司法鉴定所进行了鉴定,而该鉴定所明确告诉法官,他们有收集到的足够的鉴定对比素材,可以给出明确的鉴定结论。在巨大的思想压力之下,吴义与母亲在商议后,撤回了欠款诉讼。

沪家品读

苦肉计的本质就是先把自己折磨一番,让自己的痛苦被他人或大众感知,暗地里却另有目的。而对于普通人而言,人不自害是人们习惯的心理定势,苦肉计就是运用这一心理定势造成受迫害的假象,以迷惑或欺骗对方或大众,实行分化瓦解。

案例一中, 陈蓓接受朋友的建议,在宾馆开房割腕自尽。很明显,自尽并非真的自杀,否则也不会即时给婆婆发短信,告诉婆婆自己即将实施自尽行为。虽然,陈蓓割腕受了一些皮肉之苦,但换来了婆婆的坚定支持,以及丈夫的撤诉,也算苦肉计行之有效。

案例二中,刘芳为拒传票,拔出菜刀,对法官扬言,如果法官执意送达,就要实施自残。使法官审理格外谨慎,最终,在刘芳没有到庭的缺席审理下,仍然没有判决离婚。这个结果不能不说刘芳上演的苦肉计行之有效。

案例三中,王洁眼见借款案件中,法官无意继续进行笔迹鉴定,这将使自己承担败诉的风险大大加大。而接受了同事李丹的建议,在李丹的配合下,上演了开煤气自杀的苦肉计,并利用媒体进行了事件炒作,从而给法院以及对方当事人极大的压力,使得鉴定工作重新开展。面对极不利己的形势,最终迫使吴义和母亲撤回了借款诉讼。

苦肉计不到万不得已,尽量不用。因为挨了打、割了腕、受了罪只是事情的开始,没有成功的必然,万一被对方及公众识破,到头来不仅白白自残而其还会竹篮打水一场空,甚至会因此丧命,真可谓偷鸡不成反会蚀把米

当然,以上3个案例的苦肉计比起三国时,赤壁之战中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成功范本来说,可谓小巫见大巫了。

(撰文/贾明军 陆珊菁)


来源: